他也是刚了解到自主保洁这一政策

2021-06-07 03:03

胡永萍:其实学校可以这样做,承包或者把这个任务贴出去,问哪个学生愿意干,给一定劳动的费用,让学生勤工俭学,一方面解决他们的收入问题,一方面让他们得到锻炼。

新生许楠烯:这样可能会占用我们太多时间,我们也是学生,也没有太多时间来打扫卫生。

新生孙芳冰:能接受,我们高中就这样,应该就是出于大学生应该锻炼这种能力吧,将来走向社会生活都是要自己干的。

不是做与不做的问题,有家长和学生认为,是该与不该的问题,学校不该让他们清扫整栋宿舍的卫生,因为学校向他们收取了住宿费,而保洁费应该是包含其中的。况且,执行自主保洁之后,住宿费也并没有减少。

刘圣中认为,校方要做好与学生的沟通工作,不能搞高压,学生也不能太斤斤计较,怕苦怕难,不愿迈出这一步,因为自主保洁的改革的确处于探索阶段,对与错之间没有相关法律规定:

记者走进南昌大学的学生宿舍楼,看到一片繁忙的景象,家长们帮着孩子在搞卫生,垃圾很多,垃圾桶已经放不下了,厕所边的垃圾堆成了小山。一位学生告诉记者这还算好的,以前的宿舍楼的卫生状况才叫不忍直视:

江西教育学院教育系心理教研室主任胡永萍表示,在具体执行的时候,学校可以动点脑筋、想点办法,像国外有些高校走的就是学校、学生共同参与后勤服务的路子,学生也是保洁的主人:

以新闻传播学院的姜俊秀为代表的一部分老生认为政策出发点是好,关键看执行,要更多考虑他们的实际情况。

对于南昌大学的这种做法,家长和学生有表示理解的,也有不理解的。一部分家长和学生认为,让学生们搞公共区域的卫生会影响学习,也没这个必要。

中国江西网报道称,南昌大学本科生公寓每年的保洁费约为180万元。9月以后,此笔费用将转为勤工俭学经费。但即便如此,争议依然难以平息。一位微博认证为南昌大学建工学院教师的网友认为,“如果说改革试点,可否从行政楼开始呢?取消保洁,工作人员轮流自主保洁,如果行政楼可以,全校都可以啊,标杆的作用是强大的。校长那么忙都可以自主保洁,学生有什么不可以呢?”只是,到现在为止,我们没有看到南昌大学校方对此的回应。

早在今年3月,南昌大学就在7个学院推行了学生宿舍“自主保洁”试点,物业公司保洁人员撤出试点区域,由学生自己负责寝室和楼栋的保洁。经过几个月的试点,9月1日,新制度在全校全面铺开,但结果却不尽如人意,原本期望的整洁环境并没有出现。原本为了培养学生良好习惯的“自主保洁”为何遇冷?

据中国之声《新闻纵横》报道,又到了各大高校陆续开学的日子,学生们重新开始了大学宿舍的集体生活。为了给学生们创造一个良好的学习和生活环境,学校一般都会聘请专门的保洁员来打扫宿舍的厕所、走廊等公共区域。但在南昌大学,新学期一开学,同学们却发现,宿舍楼里难见保洁阿姨的身影。这是因为南昌大学开始全面推行学生宿舍自主保洁工作,这意味着包括厕所、走廊等公共区域的卫生都将由学生自己负责。

刘圣中:没有说交住宿费其中包含了保洁费,但是,公共空间的保洁一直是由学校后勤来做的。学校要求学生来做,尽管没有法律相关规定的支持但也没有禁止,学生也是一样的,这一直是个模糊的领域。像这种领域要做一些改革的措施,可能要充分考虑到改革对象他的认可、配合。

姜俊秀:我觉得大部分同学都很不适应,这个过程会很漫长,现在我们的厕所已经苦不堪言,非常脏,我们同学大部分都好多好多意见,学校还是需要先有保洁员,哪怕说一周让我们试验三四天这样我们都能接受。

家长:没什么锻炼作用,她们范围内的卫生自己都会主动搞,大范围的卫生也不会有太多的锻炼作用。

刘圣中:如果说省钱我倒不觉得是,学校的动机是锻炼学生的自我保洁、自理能力。因为省钱也省不了多少钱,因为一栋楼顶多也是一到两个保洁员,那么他的工资也不是很高。

对此,南昌大学社会公共管理学院教授刘圣中表示,他也是刚了解到自主保洁这一政策,因为有学生向他反映,学校是不是收了保洁费却没有负责好保洁工作,对此,刘圣中认为:

学生:这个楼还好,像我们宿舍楼的话,我们寝室刚好对着宿舍楼门口,堆得简直是都冒过厕所门口了,全部都是垃圾,而且厕所里面啊,前两天都出现了没有垃圾桶,到处都是纸。